Sitemap: http://www.metrade5.com/sitemap.xml

無(wú)障礙閱讀 關(guān)懷版

西藏自治區公安廳指揮中心受理報警求助電話(huà)

0891-6311110

0891-6311111

0891-6322307

您當前的位置 : 首頁(yè)>政務(wù)公開(kāi)>政策法規
辦理海上涉砂刑事案件證據指引
日期: 2023-11-22
來(lái)源: 公安部
作者:

關(guān)于印發(fā)《辦理海上涉砂刑事案件證據指引》的通知

?

各省、自治區、直轄市人民檢察院、公安廳(局),新疆生產(chǎn)建設兵團人民檢察院、公安局,中國海警局各分局、直屬局,沿海省、自治區、直轄市海警局:

為深入貫徹黨的二十大精神,認真落實(shí)習近平總書(shū)記關(guān)于海洋生態(tài)文明建設的重要指示精神,加強推進(jìn)海洋法治建設,依法嚴厲打擊海上涉砂違法犯罪行為,進(jìn)一步規范涉砂類(lèi)案件辦理工作并提高辦案質(zhì)效,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中國海警局在深入調查研究、廣泛征求意見(jiàn)的基礎上,共同制定了《辦理海上涉砂刑事案件證據指引》?,F印發(fā)給你們,請認真組織學(xué)習,結合實(shí)際參照適用。

具體辦案過(guò)程中,各級檢察機關(guān)、公安機關(guān)和海警機構要充分發(fā)揮職能作用,加強協(xié)作配合,形成打擊合力。偵查機關(guān)偵辦涉砂刑事案件時(shí)要加強串并、研判,注重深挖徹查,依法收集、固定、完善相關(guān)證據,依法提請批準逮捕、移送審查起訴,不斷提升辦案質(zhì)量。檢察機關(guān)對偵查機關(guān)提請批準逮捕、移送審查起訴的案件,要全面客觀(guān)審查事實(shí)和證據,依法作出決定。

?

最高人民檢察院辦公廳 公安部辦公廳 中國海警局執法部

2023年10月23日

?

?

關(guān)于印發(fā)《辦理海上涉砂刑事案件證據指引》的通知

?

為依法嚴厲打擊海上涉砂違法犯罪活動(dòng),規范盜采海砂犯罪案件和相關(guān)掩飾、隱瞞犯罪所得案件辦理工作,確保案件辦案質(zhì)效,根據有關(guān)法律規定,結合辦理涉砂類(lèi)案件執法、司法實(shí)踐,現就海上涉砂類(lèi)犯罪常見(jiàn)多發(fā)的非法采礦罪和掩飾、隱瞞犯罪所得罪案件證據問(wèn)題,制定本指引。

一、基本原則

檢察機關(guān)、偵查機關(guān)要堅持嚴格依法辦案,強化證據意識和程序意識,嚴格落實(shí)證據裁判、程序公正等法律原則,統一執法司法標準,確保辦案質(zhì)量和辦案效率相統一。

(一)證據裁判原則

要將證據作為事實(shí)認定和法律適用的基礎,以事實(shí)為根據、以法律為準繩,認定犯罪的事實(shí)和情節都應當有相應證據證明,無(wú)證據證明的事實(shí)和情節不得認定。

(二)全面客觀(guān)原則

要全面客觀(guān)收集、提取、移送、審查與案件定罪量刑有關(guān)的證據材料,包括證明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有罪、罪重的證據以及證明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無(wú)罪、罪輕的證據,不得選擇性取證和選擇性移送。

(三)依法規范原則

要合法、科學(xué)、規范地收集、固定、審查、運用證據,依法規范適用查封、扣押、凍結等措施,嚴禁刑訊逼供和以威脅、引誘、欺騙等非法手段收集證據,不得隱瞞證據和偽造證據。

(四)權利保障原則

要充分保障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及其他訴訟參與人依法享有的辯護權和其他訴訟權利,確保司法公正。

二、證明犯罪客體方面的證據

(一)非法采礦罪

盜采海砂犯罪案件侵犯的客體為海砂開(kāi)采的管理秩序、國家對海砂資源享有的所有權以及海洋生態(tài)環(huán)境等,應當重點(diǎn)收集以下證據:

1.相關(guān)礦產(chǎn)資源主管機關(guān)出具的批準文件或情況說(shuō)明,證明涉案主體是否具有采砂資格、海域使用權等;

2.涉案企業(yè)營(yíng)業(yè)執照、經(jīng)營(yíng)許可證以及相關(guān)工程施工批準文件、有關(guān)施工范圍的設計方案等,證明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是否明知公司有無(wú)相關(guān)采砂資格、是否超過(guò)經(jīng)營(yíng)范圍、是否以合法形式掩蓋非法目的變相采砂;

3.相關(guān)礦產(chǎn)資源主管部門(mén)出具的行政處罰決定書(shū)等,證明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行為被行政機關(guān)作出否定性認定。

(二)掩飾、隱瞞犯罪所得罪

掩飾、隱瞞犯罪所得案件侵犯的客體為正常的司法辦案秩序,應當重點(diǎn)收集以下證據:

1.涉案海砂情況,包含數量、價(jià)值、特征等;

2.涉案海砂非法占有情況,包含占有的時(shí)間、地點(diǎn)以及來(lái)源、流向等。

三、證明犯罪客觀(guān)方面的證據

(一)非法采礦罪

盜采海砂犯罪案件在客觀(guān)方面表現為違反礦產(chǎn)資源法的規定,未取得海砂開(kāi)采海域使用權證和采礦許可證擅自采礦,且情節嚴重,應證明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在客觀(guān)上實(shí)施了盜采的行為,盜采的對象是非法開(kāi)采的海砂以及盜采的價(jià)值達到“情節嚴重”的標準,應當重點(diǎn)收集以下證據:

1.證明盜采經(jīng)過(guò)的客觀(guān)證據

①偵查機關(guān)海上查緝時(shí)需攝錄查緝過(guò)程視頻,并對視頻內容進(jìn)行相應說(shuō)明;

②調取現場(chǎng)相關(guān)視頻,包括船載監控錄像、碼頭監控錄像及周邊的視頻監控資料或無(wú)人機偵查拍攝的視頻資料;

③偵查機關(guān)查緝時(shí)需全面搜查涉案船舶、犯罪嫌疑人的住所、車(chē)輛等相關(guān)場(chǎng)所,制作《搜查筆錄》和查封、扣押清單;

④扣押航海日志、船上通訊導航設備等,證明涉案船舶航行中所處的位置、停留時(shí)長(cháng)、航向、航速及機器運轉、船上貨物的裝卸等情況;

⑤調取采(運)砂船進(jìn)出港記錄、船舶軌跡圖及經(jīng)緯度標識圖,證明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行為軌跡及相關(guān)盜采、運輸的區域等與案件管轄相關(guān)的證據;

⑥扣押電腦、U盤(pán)、網(wǎng)絡(luò )存儲器等可能存儲犯罪證據的電子設備;

⑦扣押涉案船舶、船舶證件,船舶買(mǎi)賣(mài)、租賃合同等,并向船舶主管機關(guān)調取船舶登記情況、相關(guān)船舶證書(shū)等證明材料,特別是應對涉案船舶的犯罪性、關(guān)聯(lián)性、功能性方面進(jìn)行取證,為認定涉案財物是否屬于作案工具提供依據;

⑧扣押涉案人員的手機,依法進(jìn)行手機電子數據的提取、固定及電子數據恢復工作,調取其中能夠證明相關(guān)犯罪事實(shí)的通話(huà)記錄、短信記錄、微信聊天記錄等通訊信息;

⑨調取涉案人員的支付寶、微信、銀行卡等資金賬戶(hù)的資金交易明細、海砂銷(xiāo)售賬本、賬單等,證明盜采海砂的去處以及盜采價(jià)值等事實(shí);

⑩扣押贓物海砂、扣押或凍結涉案人員的銀行賬戶(hù)內涉案款項或相關(guān)現金等贓款,證明盜采海砂的價(jià)值及銷(xiāo)贓獲利情況;

?現場(chǎng)勘驗、檢查等筆錄,包括但不限于涉案船舶勘驗、檢查筆錄、案發(fā)地點(diǎn)勘驗、檢查筆錄、涉案海砂提取或扣押筆錄。相關(guān)筆錄記錄內容應當詳實(shí)、人員簽字齊全,其中涉案海砂提取或扣押筆錄要針對每條船分別提取、扣押樣本,禁止讓船員幫忙取樣,抽取樣本現場(chǎng)封存編號、稱(chēng)重,并及時(shí)移送進(jìn)行砂石性質(zhì)鑒定。

2.證明盜采經(jīng)過(guò)的言詞證據

1)犯罪嫌疑人的供述和辯解,包括但不限于股東、船主、中介、業(yè)務(wù)員、船長(cháng)、船上負責人員、其他擔任一定職務(wù)的船員、上游出售海砂人員、下游知情購買(mǎi)海砂人員的供述與辯解,涉嫌單位犯罪的,還應包括單位主管人員的供述與辯解等。偵查機關(guān)在押解途中應當采取必要措施,防止犯罪嫌疑人串供,待到達執法辦案場(chǎng)所后開(kāi)展全面深入細致的調查取證工作。在訊問(wèn)過(guò)程中,要注意訊問(wèn)以下內容:

①問(wèn)明犯罪嫌疑人主觀(guān)故意情況,實(shí)施犯罪行為的主觀(guān)心態(tài)以及對犯罪后果的認識程度,包括作案的動(dòng)機、目的等主觀(guān)情況;

②問(wèn)明共同犯罪情況,包括共同犯罪嫌疑人(出資者、組織者、主要實(shí)施者)的基本情況、組織架構,“采、運、銷(xiāo)”各個(gè)環(huán)節的連接和實(shí)施方式,各個(gè)環(huán)節共同犯罪的起意、預謀、分工、實(shí)施、分贓等情況,每個(gè)犯罪嫌疑人在共同犯罪中的地位和作用;

③問(wèn)明非法“采、運、銷(xiāo)”海砂的詳細經(jīng)過(guò),包括時(shí)間、地點(diǎn)、關(guān)系人、次數、采運砂量、現場(chǎng)環(huán)境、運輸路線(xiàn)、起止時(shí)間、實(shí)施方式、使用工具等;

④問(wèn)明所采海砂的銷(xiāo)售渠道、獲利情況、結算方式、資金賬目往來(lái)數量、方式,贓款的流向;

⑤問(wèn)明涉案船舶的特征、數量、來(lái)源、登記、實(shí)際權屬和改裝等情況;

⑥問(wèn)明采礦許可證、開(kāi)采海域使用權證等證件是否齊全,采礦證規定的開(kāi)采時(shí)間、期限、地點(diǎn)、數量等情況;

⑦問(wèn)明犯罪嫌疑人的采礦從業(yè)經(jīng)歷,對辦理海域使用權證和采礦許可證等手續的知曉程度、參與涉砂違法犯罪活動(dòng)和受行政處罰次數;

⑧問(wèn)明是否存在知情人、關(guān)系人等證人;

⑨問(wèn)明阻礙執法部門(mén)執行公務(wù)的情況;

⑩犯罪嫌疑人的其他供述或辯解。

2)證人證言,包括但不限于一般船員、下游不知情收購海砂人員、購買(mǎi)運輸保管過(guò)程中的工作人員、財務(wù)人員、親屬、朋友等知情人員、舉報人員、海上執法人員等證言。在詢(xún)問(wèn)過(guò)程中,要注意詢(xún)問(wèn)以下內容:

①問(wèn)明“采、運、銷(xiāo)”各個(gè)環(huán)節的作案動(dòng)機、時(shí)間、地點(diǎn)、人物、實(shí)施方式、次數、數量的詳細經(jīng)過(guò);

②問(wèn)明何時(shí)、何地、何人實(shí)施“采、運、銷(xiāo)”等環(huán)節犯罪的詳細經(jīng)過(guò);

③問(wèn)明船舶買(mǎi)賣(mài)、租賃的情況;

④問(wèn)明犯罪嫌疑人逃避監管和處罰的情況;

⑤其他需要了解的情況。

3.證明盜采犯罪數額和生態(tài)環(huán)境損害后果的證據

對于涉案海砂價(jià)值,有銷(xiāo)贓數額的,一般根據銷(xiāo)贓數額認定;對于無(wú)銷(xiāo)贓數額,銷(xiāo)贓數額難以查證,或者根據銷(xiāo)贓數額認定明顯不合理的,根據海砂市場(chǎng)交易價(jià)格和數量認定,應當重點(diǎn)收集以下證據:

①對涉案砂石性質(zhì)委托相關(guān)部門(mén)進(jìn)行鑒定或認定,證明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盜采的系海砂及海砂的成分;

②偵查機關(guān)要及時(shí)查扣盜采的海砂實(shí)物,對查獲的海砂進(jìn)行稱(chēng)重,根據運輸船只的吃水線(xiàn)或者其他有資質(zhì)的第三方鑒定機構稱(chēng)重結果認定海砂的重量,稱(chēng)量過(guò)程需要同步錄音錄像并隨案移送光盤(pán);

③對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微信、支付寶、銀行卡交易明細、相關(guān)賬本等客觀(guān)證據進(jìn)行梳理,全面查清以往盜采海砂的噸數和銷(xiāo)售價(jià)值,相關(guān)成本不予扣除;

④對尚未銷(xiāo)贓的海砂,委托當地政府相關(guān)部門(mén)所屬價(jià)格認證機構進(jìn)行海砂價(jià)格認定,或者委托省級以上人民政府自然資源、水行政、海洋等主管部門(mén)出具報告,并結合其他證據作出認定。認定時(shí),以盜采行為終了時(shí)或者采挖期間當地海砂平均市場(chǎng)價(jià)格為基準;

⑤查證的海砂盜采重量和銷(xiāo)贓數額或者價(jià)格認定結論要交由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及相關(guān)證人確認;

⑥涉嫌犯罪的生態(tài)環(huán)境損害賠償案件、刑事附帶民事公益訴訟案件中,行政主管部門(mén)、檢察機關(guān)可商請偵查機關(guān)依據《生態(tài)環(huán)境損害賠償管理規定》第十九條等規定,提供其在辦理涉嫌破壞海砂資源犯罪案件時(shí)委托相關(guān)機構或者專(zhuān)家出具的鑒定意見(jiàn)、鑒定評估報告、專(zhuān)家意見(jiàn)等,并承擔相關(guān)費用。

(二)掩飾、隱瞞犯罪所得罪

掩飾、隱瞞犯罪所得案件在客觀(guān)方面表現為實(shí)施了窩藏、轉移、收購、代為銷(xiāo)售等掩飾、隱瞞行為,應當重點(diǎn)收集以下證據:

1.證明上游犯罪事實(shí)成立的證據

2.證明窩藏、轉移、收購、代為銷(xiāo)售或以其他方法掩飾、隱瞞犯罪所得的證據

①上游犯罪嫌疑人的供述和辯解、本罪犯罪嫌疑人的供述和辯解以及相關(guān)證人證言,證明犯罪所得的來(lái)源、種類(lèi)、特征、數量等;

②微信、支付寶、銀行卡交易明細、現金、買(mǎi)賣(mài)合同等,證明上、下游犯罪嫌疑人、被告人非法交易海砂資金往來(lái)的金額、數量等情況;

③對于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辯解與上游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存在合法經(jīng)濟往來(lái)的,應重點(diǎn)審查雙方是否存在買(mǎi)賣(mài)合同、借款收據等經(jīng)濟往來(lái)的基礎,以及相關(guān)資金交易記錄是否具有明確的指向性和連續性;

④發(fā)現贓款、贓物等犯罪所得現場(chǎng)的勘驗、檢查筆錄,扣押物品清單,起贓、收繳、返贓、退贓筆錄等。

四、證明犯罪主觀(guān)方面的證據

(一)非法采礦罪

在盜采海砂犯罪案件中認定犯罪主體的主觀(guān)故意時(shí),原則上只要求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知道或者應當知道自己未取得海砂開(kāi)采海域使用權證和采礦許可證等相關(guān)許可,或者未辦理涉海建設項目產(chǎn)生剩余海砂銷(xiāo)售有關(guān)手續。

事先與采砂者約定運輸、過(guò)駁、收購海砂,屬于事前共謀,構成非法采礦罪的共犯,還需查明共謀的情況。

雖未與采砂者事前共謀,但明知采砂行為正在進(jìn)行,仍實(shí)施過(guò)駁和運輸行為的,亦屬于非法采礦的共犯。

證明非法采礦罪的主觀(guān)故意,應當重點(diǎn)收集以下證據:

1.全案犯罪嫌疑人的供述和辯解,訊問(wèn)其職業(yè)經(jīng)歷、專(zhuān)業(yè)背景、培訓經(jīng)歷等背景資料,以及組織者是否要求在被偵查機關(guān)或者相關(guān)行政主管部門(mén)查獲時(shí)統一對外口徑、不作如實(shí)供述的情形;

2.相關(guān)證人證言以及執法人員出具的關(guān)于犯罪嫌疑人是否存在逃避檢查的情況說(shuō)明;

3.船舶軌跡、航海日志,審查涉案船舶航行情況,是否存在關(guān)閉、毀棄船舶自動(dòng)識別系統或者船舶上有多套船舶自動(dòng)識別系統;

4.海事局出具的船只進(jìn)出港口報港記錄,審查其是否存在進(jìn)出港未申報或進(jìn)行虛假申報;

5.船舶有關(guān)證件材料,審查船舶系內河船舶還是海上船舶;

6.船舶的過(guò)往運輸業(yè)務(wù)記錄及處罰記錄,證明過(guò)往是否有運輸海砂的行為;

7.審查海砂交易價(jià)格是否異常,相關(guān)勞動(dòng)報酬是否異常高于同工種正常勞動(dòng)報酬;

8.無(wú)法提供相關(guān)許可證、拍賣(mài)手續、合同等文件資料;

9.與涉案行為有關(guān)聯(lián)性的前科劣跡證據,如行政處罰決定書(shū)、刑事判決書(shū)等;

10.微信等網(wǎng)絡(luò )軟件聊天記錄等電子數據。

(二)掩飾、隱瞞犯罪所得罪

對于事前無(wú)共謀或者采砂行為已經(jīng)結束后實(shí)施運輸、過(guò)駁、收購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需證明其明知系非法采挖的海砂,應當重點(diǎn)收集以下證據:

1.犯罪嫌疑人的供述和辯解,重點(diǎn)訊問(wèn)其對涉案砂石來(lái)源的明知情況,包括但不限于“看到吸砂船吸砂后直接裝載”“他人告知系海砂”“與他人討論系海砂”等供述;

2.相關(guān)證人證言,重點(diǎn)詢(xún)問(wèn)其對涉案砂石來(lái)源的明知情況,包括但不限于“看到吸砂船吸砂后直接裝載”“他人告知系海砂”“與他人討論系海砂”等證言;

3.微信、支付寶、銀行交易明細等賬目;

4.虛假購銷(xiāo)合同等證明文件;

5.執法人員出具的關(guān)于犯罪嫌疑人是否存在逃避檢查的情況說(shuō)明。

6.與涉案行為有關(guān)聯(lián)性的前科劣跡證據,如行政處罰決定書(shū)、刑事判決書(shū)等;

7.微信等網(wǎng)絡(luò )軟件聊天記錄等電子數據。

五、證明犯罪主體方面的證據

盜采海砂犯罪案件和掩飾、隱瞞犯罪所得案件的主體均為一般主體,包括已滿(mǎn)16周歲,且具備完全刑事責任能力的自然人和單位。準確區分單位犯罪和自然人犯罪,應當重點(diǎn)收集以下證據:

(一)對于自然人主體

1.戶(hù)籍所在地公安機關(guān)出具的戶(hù)籍證明材料,應附免冠照片以及同戶(hù)家庭成員情況并加蓋戶(hù)籍專(zhuān)用章,未附照片的,應當收集犯罪嫌疑人親屬或者其他知情人員辨認犯罪嫌疑人或者其照片的筆錄;

2.戶(hù)口簿、居民身份證、居住證、工作證、護照等。

(二)對于單位主體

重點(diǎn)審查單位是否為了實(shí)施犯罪而設立,單位設立后是否以實(shí)施非法采砂為主要業(yè)務(wù),犯罪所得是否進(jìn)入單位所有、控制的賬戶(hù),實(shí)施犯罪是單位意志還是個(gè)人意志。

1.企業(yè)法人營(yíng)業(yè)執照、工商注冊登記證明;

2.證明事業(yè)單位、社會(huì )團體性質(zhì)的相應法律文件,機關(guān)、團體法人代碼;

3.單位財務(wù)賬目、銀行賬號證明、年檢情況、審計或清理證明等,證明單位管理及資產(chǎn)收益、流向、處分等情況;

4.單位內部組織的有關(guān)合同、章程、協(xié)議書(shū)等證明單位的組織形式、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和其他直接人員等情況;

5.單位相關(guān)會(huì )議記錄、會(huì )議紀要等材料,證明是否能夠體現單位意志;

6.單位已經(jīng)被撤銷(xiāo)的,應有其主管單位出具的證明或工商注銷(xiāo)登記資料;

7.單位的主管人員、其他直接責任人員的供述或證言,重點(diǎn)問(wèn)明單位基本情況和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個(gè)人任職、職責等情況,查明犯罪活動(dòng)是否經(jīng)單位決策實(shí)施。

六、證明量刑情節方面的證據

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具有法定從重、從輕、減輕或酌定從重、從輕的相關(guān)情節,應當重點(diǎn)收集以下證據:

1.發(fā)破案經(jīng)過(guò)證據

①以上游犯罪嫌疑人供述為線(xiàn)索的,應收集、審查上游犯罪嫌疑人供述、同案犯供述、證人證言、受案登記表等;

②因形跡可疑被盤(pán)查或者自動(dòng)投案的,應收集、審查犯罪嫌疑人供述、受案登記表、盤(pán)查或接受投案人員的證言等;

③偵查機關(guān)工作中發(fā)現并立案的,應收集、審查偵查機關(guān)相關(guān)工作匯報、總結材料、受案登記表等;

④行政機關(guān)移送的,應收集、審查案件受理、登記、審批、移送手續等。

2.地位和作用的證據

犯罪嫌疑人供述和辯解、證人證言、分贓、獲利情況等。

3.認罪認罰的證據

犯罪嫌疑人供述和辯解、退贓退賠證明等。

4.前科劣跡證據

刑事判決書(shū)、刑事裁定書(shū)、刑滿(mǎn)釋放證明、不起訴決定書(shū)等。

5.犯罪嫌疑人檢舉揭發(fā)材料等。

  • 主辦:西藏自治區公安廳         ICP備案號:藏ICP備07000001號
  • 地址:拉薩市林廓東路26號 電話(huà):(0891)6322307     郵編:850000     藏公網(wǎng)安備54010202000138號     網(wǎng)站標識碼:5400000045